超级PK10

                                                                  来源:超级PK10
                                                                  发稿时间:2020-08-09 08:48:42

                                                                  作为案件最初的报案人,张幼玲也曾一度认为是张玉环杀了两个孩子。但当知道张玉环一直在狱中喊冤后,张幼玲动摇了:是否真的是冤枉的?

                                                                  张玉环在自己已经破败的老房子里

                                                                  疑惑仍然弥漫在张家村,张玉环虽然恢复了清白,但27年前杀害两个孩子的凶手是谁?谁又该为张玉环的悲剧负责?舆论仍在等待一个说法。

                                                                  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恰说明我为国家、为香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我在国外没有一分钱资产,搞“制裁”不是白费劲吗?当然,我也可以向特朗普先生寄去100美元,以供其冻结之用。

                                                                  为了追寻一个真相,已经走出张家村、到武汉工作的张幼玲在随后的20多年中也不断寻找着新的证据,同时积极地找记者、找律师,推动着案件向前发展。

                                                                  最重要的是如此重大的一个命案,没有任何直接的人证、物证,“这是一起典型的冤案,我当时看张玉环案的判决书,有很明显的这种感觉”。

                                                                  @胡锡进认为,公职人员中虽然有少数人非法敛财成为隐秘的“富豪”,但这些体制的少数蛀虫不能被作为大批辛勤奋斗的体制内公职人员的代表。

                                                                  但相比主路街道上人来车往的热闹,张玉环家附近显得太过于冷清。倒塌的旧房子和丛生的草木,显出了一派凋零的落寞。

                                                                  两个孩子,一个四岁,一个六岁。两家和张玉环家都是屋前屋后的距离,三家孩子年纪差不多大,三家大人也经常一起聚会走动。在警察把张玉环带走前,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老实巴交的张玉环。

                                                                  今天是周末,老胡在一个大博物馆里一边享受着凉气,一边写下这个帖子。我的周围,参观者们戴着口罩,络绎不绝,我为正常生活在北京的恢复而高兴。